您的位置:首页> 日志> 视觉设计 正文

 

设计师是个很真诚的职业,如果你对设计不够真诚,那你一定做不了。说起来简单,可这份真诚可以让你走多远?

来源:jobbole

开篇先说好,这个题目其实并不适合我这个阅历的人来讲,但是作为工作过7-8年的设计来说,这是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今天只是和大家汇报下我自己的想法,仅此而已,言论如有不当,纯属参考。

——弥难(lcjeremy

曾几何时做设计的苦衷

自己做视觉设计也小又年头了也没混出什么成就,先后做过广告公司、传媒公司,电视媒体和互联网公司,小到几人的唱片公司工作室,大到千人万人集团公 司。我对于设计的认识也是随着成长而逐步变化着。记得上次和UED的自家兄弟们吃饭时,和酒过三巡的兄弟们分享了一位前辈说过的一句话:设计师是个很真 诚的职业,如果你对设计不够真诚,那你一定做不了。说起来简单,可这份真诚可以让你走多远?在广告公司期间,每天面对市场部的模糊需求和客户的无 礼要求,也被骗过稿子,也被折磨改稿无数次。通宵、方便面,一个LOGO曾改过50多遍,勤勤恳恳的做着设计。我想,许多做设计的人都有过类似这样 的经历吧?曾几何时大学刚刚毕业,走上社会上后对设计的那份真诚是否还在?当初选择做设计的原因也很简单——喜欢。甚至因为自己做上了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曾 感到庆幸。但在这些折磨面前,你有没有慢慢的发现你的职业宿命有可能仅仅是一名匠人?可能自己也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的职业寿命不过30多岁而已,也冥 冥之中感觉到了设计这个行业和大学时自己憧憬的样子截然不同,而且差异太大了。不知道你曾经想过没有,我反正想过。

于是身边一些做设计的人开始了一个举动——转行。因为他们发现在社会上做设计太不靠谱了。人人一张嘴,人人都是指点江山的神。因为他们发现除了做设 计以外还有一些事情是做设计的人不得不面对的。比如:客户需求方的无理要求,面对强硬老板对设计的干扰,对设计时间考虑的不理性,公司和产品项目发展 对设计的不重视,对设计作品评判无依据,以及设计师自己无法找到自我提升的途径而感到前途渺茫。我们先不谈这些是不是由于客户无法用设计语言去表达他们想 要的,说不清楚。也不谈是不是设计师心态的问题。试想要理解这喜欢二字却也谈何容易?是想坚持喜欢这份理由多么磨艰难?

为何设计?

作为在互联网产品中的设计师,可能偶尔思考的问题是为何设计?从在学校里为自己做设计,到社会上为老板做设计,为客户做设计,到今天我们服务于各种 需求,为需求而做设计。看似都是一个为他人而服务的过程。在这过程里面对了种种的失去自我价值的不良感受。可一方面这些感受却恰恰是因为你把产品当成是他 人的产品,把自己当成了产品生产流水线中的一环仅此而已。倘若你把自己当成是整个产品从诞生到运营的主人,再反过头做设计这一项任务的时候,你会有不一样 的高度和认识。另一方面得清楚的是,之所以设计师存在就是因为设计师有他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这问题可能恰恰就是产品使用或销售中遇到的问题:界面需要更好 用,需要更美观,这是对产品可用与否的一项加分。在产品中,设计永远是围绕功能来做的。核心功能用核心的视觉去表现,脱离功能设计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这也是每一条线,每一个元素存在在产品界面上的意义。我们都知道设计的质量是无法量化的,也永远没有最好的设计,但是有最适合的设计。就好像任何人如果站 在自己的角度去谈用户体验的好坏是很愚蠢的,那只是主观感受。所以我从来不说一句话:站在用户的角度来说…”

凭什么相信你? 的现状。

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这显得很小气当有客户这么和你说的时候他其实是在质疑你的设计作品,甚至是在质疑你到底明白没明白这是不是他想要的。现在 我们在接一个项目的时候往往压缩给设计师的时间都是很短的,这是多数互联网乃至设计公司的悲哀,在这么一个不长的时间里如何能够全面了解需求想要的,况且 需求方也无法用设计语言去描述它,只是说要大气,精致这类摸不着头脑的需求来形容他。这对于一名设计师来说几乎是无法做好的。实际上需求方需要设计来 解决的首先是功能上的需求,无论是他的着眼点在什么上面。当然,他还需要他的产品能够看上去显得够一定档次,这样才会有人来用它。可达到上一定档次这个目 的,并不一定是通过他们所说的大字,加粗,金色等等这样的设计方法来实现的。他们大多宁可相信自己的审美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做设计的。可你又凭什么让他 去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呢?所以你要把自己的着眼点不仅仅停留在设计上,你要成为这产品的主人一般,为他去思考问题,为产品担忧。担忧他如何推 广,如何变得更好用,如何让人们都接受他,双方都明确这些问题后,再反过头来看看什么样的视觉设计,能够在不影响功能核心的前提下,为产品加分增色呢。我 见过很多设计师和需求沟通时,首先最爱问的问题是这什么时候要?这简直不就是在做活吗?这一定让对方觉得你仅仅只是一个匠人,一个靠手艺吃饭的人。就 好比是去修理自行车一样,说吧:哪坏了?多长时间修好?这样如何赢得别人对你的信任?做出的成果也就只有被人挑你毛病的份儿了。说到匠人,我打一个比 方。大家一定都去过美容店或者理发店去理发。理发师的这个职业,从叫法上大到有叫做形象设计师,发型设计师,小到有叫剃头的。剪一次头发的价格多有上千 快,少到有几块钱,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想说设计师的职业规划就应该是往更高端的企业中走,尽管这也是一个方面。但你想过为什么有人会到昂贵的美容场所理 发吗?当然一是客户消费得起,二是他们对那里的发型设计师充满信任。为什么信任?因为他们曾经有过无数的成功案例,得到过许多殊荣,也许还有幸给某某某明 星设计过发型。一个陌生的人坐在美容师的面前,设计师仔细观察客人的脸型,客人的穿着打扮和谈吐气质,很快就可以对他气质有所了解,简单的问下客人平时的 喜好,喜欢看什么电影,听什么音乐,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等等,便可以知道客人对审美的理解程度。通过沟通为客人提出了几种发型的专业建议供客人选择,并把 发型改变后的短暂不适应和为什么新发型会更适合他(她),这个发型可以帮到客人什么,提升哪方面的气质都谈出来,即使客人由于自身原因无法接受,也会觉得 你是在为客人着想并且是有一定专业度的。而有的理发师上来就会问:想剪什么发型?然后你就开始说譬如前面长一点,后面短一点,耳朵那里不要太短,也不 要太长,要蓬松一点这样模棱两可没有标准的话。然后你心里一定以为,这家伙就是一个剃头的。设计是无法量化的,设计一旦被量化,设计师就真的成了匠人。也 就自然配不上这个字儿了,顶多是

在我看来,在中国能配上的设计人员并不是多,虽然我们都被称作是设计师吧。是客人清楚自己要什么,给出明确的设计指标和具体的设计样式 需求来,然后和匠人谈好时间,谈好价格,然后匠人开工。如果能够按时按质按量完工,就是有一定职业度的匠人了。而是客人抛出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并 且你有能力让客户信任你,你也有给客人可选择的方案,并且站在一定高度,甚至是客人未想到的高度上为他去打造产品。而你打造产品的能力有几个方面:一是经 验和方法,二是眼界,三是技术。技术仅仅是基本功,眼界和经验就需要长久的积累了。其实这里最不容易做到的是让客户信任你,想让客人相信你需要满足三个重 要的条件:一是你证明你是有技能的,二是你要有直接或间接的成功案例,三是你最好是在一个权威机构或公司里。如果这些条件你都具备或者说叠加的越多,你被 信任的程度也就越高了。配得上的人不多,这和说中国设计人员的整体水品高不高没有绝对关系,其实这也与整个行业对设计的重视程度有关。因为国内的客 户还不太愿意花大价钱在设计上,他们对品牌的认识还没有到国外公司对设计的重视程度上。好比一个我们还没有特别富裕的时候,可能更愿意较少的钱在小地方处 理一下自己的发型一般,难看点,短暂的难看点都没关系,能见人就行。或者说对自己发型的要求还没有超过对身上其他物件的要求。当然,如果正巧你还遇到了一 个不太容易让人相信的设计师,就更不愿意花这个钱了。但是当有一天中国的山寨无法再活下去,当国外的制作订单不再那么源源不断,国内的自由品牌开始更多销 往国外。自然那时就会需要越来越多能够被称作是的人,同时又深得他人信任,有技术,有经验,有眼界的站在更高的位置去看待产品的品牌,可以提高产品 的可用性,做出适合他品牌性格的视觉设计,创造出超过产品自身的品牌的价值。我们得相信在一个行业走向成熟的进程中,虽有不如意的地方,但也恰恰隐藏着巨 大的机会。都说一个成熟的企业需要有三种力,一个是生产力,中国绝对属于一个生产力型国家,尤其是手工业生产力。第二是销售力,销售力最关键的是渠道,所 有的大品牌最看重的就是销售这一块,同时它有形象来助力销售力,产品自身同时也需要独有的视觉形象的支撑。中国的企业恰恰相反,有生产力,有一点销售力, 完全没有独有视觉形象。这个时候形象力开始慢慢受到重视了,具备对品牌视觉判断的设计师可以在公司中有一定的能量,因为最终大家会感觉到无论是你做产品还 是做运营、销售,其实都是在做品牌。而有经验的设计师,对于企业来说就会是非常大的需求。

做有使命感的设计师

中国品牌时代正准备开始,或者已经上路了。我们从事的互联网行业,无论做视觉、做交互设计的同学,大家都赶上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机,也赶上了一个乌 烟瘴气都在纷纷讨论如何提升用户体验的时代。要我说是坏事也是好事。至少说明现在大家开始越来越关心体验了。做视觉设计的也开始逐步关注交互设计和用户研 究,甚至技术层面对体验产生的影响,人变得更全面,考虑的越周全了。这就好比平面设计做过一段时间后,你就开始关心材质一般。做有使命感设计师我认为关键 就是在设计师角色的转变,以超越视觉的视角去看待你做的事情,有人曾说过要以商人的头脑去做设计,我觉得要求虽然有些高,但至少说明了一层意思,就是 不要单纯的低头做视觉、交互那点事情。前面提到过匠和师的差别,作为中国的设计师可以负责的说90%还都是匠才,排除国内设计师创造能力不足,过 于急功近利为了眼前利益做事的问题,而是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让人成为的信任的环境。将来中国有那么多企业需要做关于品牌价值的事情要去做, 但就是由于没有对形象力专业的这方面的人,老板会慢慢发现依靠自己的审美是走不远的。应该说,有一些确实是应该由设计师来承担的,他们应当认真的定位自己 的职业,更新拓宽眼界,拔高看待产品的高度。帮助企业去解决行销上、产品上的问题,同时让那些不美的设计逐渐从急功近利的企业中消失,让大街上不美的设计 再少一些,特别是做有一定传播力度的产品时。他们也应该把技能和经验传授给其他的设计师,用自己的眼界去影响新人。产生一个良好的传承和循环,这才应该是 一名设计师应有的使命感和愿景。而不是干到35岁就转行,干到40就退休的结局。最后引出一个长久的老问题,艺术和设计的关系,因为就是很多人借口说设计 对于艺术来说就是二手文化,永远只能妥协于商业,艺术不同于设计永远只能是青春饭,可究竟是否就是鱼和熊掌的关系?上个月在天安时间看到原研哉先生设 计展的前言中的一句话,大致意思是,艺术是对现实的反思和拷问,而设计是对现实积极的建造。我感觉这至少是一种积极愿景和追求,而是把设计当做一份责 任而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每一位设计师应当时常想想你最初对设计的那份真诚,然后再想想你是否当初真的热爱它,我想是必要的。